内蒙古久生昌酒业有限公司

最新文集

  • 公司招待需要一批接待专用酒?
  • 曾经一年卖酒30亿如今巨亏41亿酒圈
  • 黄酒熬制阿胶怎么做法
  • 泡阿胶用什么黄酒
  • 国家卫健委:灵芝等开展食药物质
  • 代理白酒一般怎么铺货
  • 酱香型白酒排名是怎样的?
  • 汕头高档的招待用酒有哪些?推荐
  • 蛤蚧人参鹿茸鹿鞭海狗鞭海马海龙
  • 什么牌子的黄酒泡阿胶最好?可以
  • 机械设备

    时间:2020-01-12

      这个周四,被列为执行人、限制高消费的王思聪出现在某高级酒店餐厅,半个餐厅的服务员都跑去为他服务,其他人连买单都没人管。

      如果说旗下公司股权被冻结,涉案一个半小目标,不过是王思聪下午茶的一点小插曲,那么当酒杯里炸起大雷,能量足够让整个行业目瞪口呆。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那些酒圈儿的“隔壁老王”后来都怎么样了。

      就在王思聪悠然喝茶之时,曾经的葡萄酒大商,上海南浦食品以及母公司天喔集团,已经在香港交易所停牌长达15个月之久。

      12日,天喔国际发布最新公告称,公司正在寻求重组,何时复牌仍然遥遥无期。自南浦食品集团创办人、天喔国际董事会主席林建华,被传出“协助调查”大股东上海光明食品负责人违规后,这间曾经年销售额过50亿元,年销数百万箱葡萄酒的酒圈大商,业绩便直线下降。

      其最新的财报显示,天喔国际的销售额已经缩水超过2/3,亏损超过41亿元。葡萄酒贸易主力南浦食品更是被爆出失去嘉露酒庄中国代理权,不惜扰乱市场低价甩卖精品酒求生的种种负面新闻。

      如果说传统葡萄酒大商天喔国际1年半亏掉41亿是一出悲剧,那么新兴葡萄酒P2P酒掌柜一夜爆雷23亿元,则能归到惊悚片的范畴了。

      上线月的酒掌柜,据其官方公众号介绍,可以为进行酒水铺货销售的公司或个人提供资金帮助,做经销商与酒企之间的供应链金融。

      只是,近年来复苏的白酒产业,在给类似的酒业P2P带来资本追捧之外,也把众多平台创始人送进了监狱。

      2018年10月,酒掌柜创始人周勤得,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刑7年并处罚款。酒掌柜平台被强制关闭网站、下架APP。

      身陷囹圄的周勤得至少还有一条命在,在马云之前大手笔购买波尔多酒庄的先锋集团创始人张振新,却落到在英国因酒精依赖症身死异乡,仿佛酒神与死神联手的恶作剧。

      靠金融投资发家的张振新早在2009年即在法国波尔多买下了萨尔城堡酒庄,此后他的人生轨迹与其创立的先锋系一路高升,连续投资共享租车、网络贷款、区块链、第三方支付等,麾下管理资产规模一度膨胀至3000亿。

      只是张振新进入这些产业的时机无一例外的踏错,留下高达700亿的资金缺口。

      至于张振新早年投资的波尔多萨尔城堡,也早已泯然众人,沦落为99元2瓶的边缘产品。

      从10月的秋季糖酒会开始,中国酒水行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招商季,从秋糖、ProWine这些展会的代理条件可以发现,最低只要50箱酒,几万块钱,就可以成为一款酒水产品的经销商,进入这个在中国上万亿规模的朝阳行业。

      根据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公布的最新数据,仅仅今年前五个月,进口商的总数已经从6411家减少到4175家,减少了约三成半。

      这和前几年的数据形成鲜明的反差,在2015年行业回暖,连续3年葡萄酒的进口金额和总量都保持着两位数增长时,看中消费升级、葡萄酒消费高速增长的,跨界进入酒圈的新晋酒商为数众多。

      只是自2018年开始葡萄酒行业进入下滑周期后,葡萄酒行业迅速从火热到冰冷,进入行业大洗牌。

      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秘书长王旭伟介绍,国内市场正在进入存量市场的争夺,这也导致酒商之间的分化正在加剧,一部分企业逆势增长,但大部分企业经营变得困难。

      中国酒类流通行业,历来是起起伏伏,兴衰更迭不断。酒商们可能因经营不善而死、资金链断裂而死、市场溃退而死……但因为实际控制人“协助调查”失联,业务爆雷自首、跑路躲债身死而影响公司生存的,为历年所未见。

      回到文章开头的王思聪,再复盘这位投资“天才”变被消费限制执行人的败局,管理不善是被商业财经媒体反复提及的。

      就像压倒王校长商业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熊猫直播,以为有校长光环加持就不思进取,主播不努力,平台运营推广也不上心,生生从领先一步沦落到破产倒闭。

      从这个意义上说,眼下不论你是想要寻找货源或代理商,还是想要入职某家酒商成为酒圈从业者,如何鉴别企业靠不靠谱?会不会爆雷?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    近年飞速发展的金融创新,不乏进军酒业,放言要颠覆传统的新兴酒企为数不少。不过,酒业是中国的传统行业,各种市场配置基本成熟,规矩也基本定型,分销渠道也早已完成。想要短时间获利,难度和风险都很大,尤其还是带着热钱和热情盲目进入的跨行业者,失败的几率显然更高。

      其次,现金流不稳定的酒商要警惕。企业可以举债,可以亏损,但是现金流一定要健康可持续。这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财务标准,放到酒商上就是一定要有动销快的畅销产品,有销售就意味着有渠道,有客户,有现金流,哪怕暂时亏损,只要有增长就有机会在未来某一时刻扭亏为盈。

      最后是老板要专注。纵观近年来酒企的爆雷,掌舵人要么把企业当成提款机,要么心有杂念对行业判断失误,有些甚至急功近利,总是想着一夜暴富。这样初心不正的企业自然战略规划不切实际,内部管理效率低下。

     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,最近两年一个接一个姿势各异的爆雷酒商,在让酒圈吃大瓜看大戏之余,也在不断警醒着还在葡萄酒行业坚持,热爱葡萄酒的从业者:

      行业洗牌并不是葡萄酒消费下滑,葡萄酒在中国依然拥有巨大的消费潜力,销售下滑和酒商退出,更多是市场在品牌和渠道层面进行自我调整,过去传统的“搬砖”模式已无法跟上市场前行的脚步,想要避免成为下一个爆雷者,加快自我进化才是王道!